西方四大粮商如何大发“战争财”

  本报特约记者  伍铎克  本报记者  杨沙沙

  法新社7日报道称,乌克兰驻黎巴嫩大使馆表示,第一艘从乌克兰出发的运粮船“拉佐尼”号将无法于7日当天抵达黎巴嫩的黎波里的港口。当被问及无法按时抵达的原因时,该使馆表示“无法提供更多信息”。此前一天,“FULMAR S”号干货船抵达乌克兰南部切尔诺莫斯克港口,这也是俄乌冲突以来首艘驶往乌克兰港口采购谷物的船只。全球粮食市场看起来将逐渐摆脱俄乌冲突的影响,最近,已有多方在警告“世界粮食危机”。但事实上,全球粮食市场的走势一直控制在西方四大粮商手中。就在西方企业纷纷从俄罗斯撤资,向莫斯科施压的同时,四大粮商却低调攥紧当地的市场资源,希望能够继续控制全球粮食市场的走势。

  “ABCD”都是谁

  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ADM)、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被称为国际四大粮商。这四家被简称为“ABCD”的国际粮商,控制着全世界80%的粮食交易量。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是全球最大的农业生产、加工及制造公司,也是全球最大油菜籽、玉米、小麦等农产品加工厂商。嘉吉是美国规模最大的私营企业,邦吉是全球最大油籽加工商。这3家都是美国企业,路易达孚来自法国。

  据彭博社报道,2022年第二季度,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核心农业业务和油菜籽产业税前利润从去年同期的5.7亿美元增至11.2亿美元。邦吉公布今年第二季度营收情况,显示利润较去年同期增加15%。彭博社引述邦吉首席执行官赫克曼的公开讲话说:“由于需求持续强劲,供给更为紧张,我们的利润向好,今年的盈利预期在20%以上。” 

  英国《卫报》曾这样形容四大粮商——“只要你活在世上,就不可能摆脱四大粮商”。人们日常生活中吃到的米面粮油、白糖巧克力、肉类海鲜等,绝大部分都掌控在四大粮商手中。正当俄乌冲突引发全球粮价大涨时,国际粮商巨头却在忙着发“战争财”,利用粮食供应短缺的机会大肆推高粮价。

  作为全球最大小麦出口国,俄罗斯境内的四大粮商分支企业不计其数。俄乌冲突爆发后,这些公司的业务虽然受到影响,但间接推高的粮价足以弥补这部分损失,甚至赚得比之前更多。俄乌冲突爆发后,西方多个企业陆续退出俄罗斯市场,但这些粮商不为所动。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和嘉吉表示,继续在俄罗斯开展农业业务是合理的。市场研究机构Logistic OS称,自乌克兰局势升级以来,国际粮商的农作物产量并未大幅改变。数据显示,近几个月来,嘉吉、路易达孚均从乌克兰出口小麦。

  他们的“杀手锏”

  四大粮商控制全球粮价的“杀手锏”是掌握着全球粮食运输的进度。以嘉吉为例,该公司掌控全球最大的水路运输船队(包括内河运输和海洋运输),拥有一支由超过500艘轮船组成的干散货运输船队,在全球近1000个港口进行货物装载工作,年运输量超过20亿吨。

  为了确保高利润的周期尽可能延长,粮商们并不急于加快运输速度,而是将责任推给冲突国以及西方政府。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首席执行官卢西亚诺近期接受采访时表示,俄乌冲突后,该公司帮助乌克兰的粮食出口,但尝试的均是内陆河道的运输方式,影响有限,所以粮商还是指望俄乌签署粮食出口协议。

  其实,四大粮商发“国难财”“战争财”由来已久。美国嘉吉创始人威廉·嘉吉在1865年美国内战接近尾声的时候,靠倒卖粮食发家。嘉吉多次濒临破产边缘,但最终被两次世界大战救活,并且借着战争的机会,成功地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高级分析师马文峰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 ABCD四大粮商已经在全球市场形成垄断主体。种种迹象表明,早在6年前,俄罗斯、乌克兰等产粮国的农产品大量流入世界市场后,四大粮商就注意到自己利益受影响。以美国农场主、军火商等组成的财团,不断游说美国政府挑起俄乌冲突。冲突爆发后,俄乌粮食出口能力受损,四大粮商则从中赚取大量利润,最新的季度财报就能说明问题。

  马文峰告诉记者,回顾历史可以发现,四大粮商都是在全球危机期间发家的,多数时候都少不了美国政府背后的推动。美国控制他国农业主要有两个办法:第一,收购粮食时压低价格,形成垄断后,再抬高价格卖出;第二,农民所需的种子、化肥等大都掌握在四大粮商手中。他表示,美国就是采用“两头欺负农民”的办法,将高度分散的农业市场逐渐垄断在自己手中。

  对中国影响

  四大粮商对于中国粮食市场也有不小的影响。以大豆为例,中国是全球大豆最主要的买家之一,巴西是全球大豆主要生产国,但都没有大豆定价权。美国则牢牢掌握着全球大豆定价权,美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决定着全球大豆价格走向。四大粮商通过操纵大豆价格收割全球财富。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近日在俄罗斯《论据与事实报》发表署名文章“全球粮食危机的幕后黑手”。文章提到,全球粮食生产、贸易包括定价权等都掌握在美西方国家及其粮商手中,包括中俄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话语权和影响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粮食问题矛头对准俄罗斯和中国,谴责俄军事行动构成“战争饥荒罪”,炒作所谓“中国超需囤粮”等谬论,给中俄扣上制造粮食危机的帽子。

  马文峰表示,破解四大粮商垄断的关键,就是要发展本国农业生产,提高农业生产力。“国际粮商最害怕粮食生产国农业生产力的提高,生产力越低下,意味着当地农业越落后,越容易被粮商操作控制,”马文峰称,目前,中国农业生产力比过去20多年有很大提高,但跟国际农业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在扩大。只有国家农业变强,中国在国际上才有粮食定价权,国内粮食价格才不会受国际粮价波动影响。▲